当前位置:王玉宝搞笑拯救兄弟虎子
拯救兄弟虎子
2022-07-11

1.虎子丢了

石头妈死得早,石头爸整天忙着上山采石赚钱,没时间照顾他,就给他要了条小狗陪着他玩。石头非常喜欢这狗,给它取名叫虎子,一人一狗相互陪伴着渐渐长大。

石头十五岁那年,带着虎子采摘山野菜,下山时累了,躺在山脚下想歇会儿,没想到竟睡了过去。梦里好像回到了母亲怀里,母亲抱着他晃来晃去,还哼着歌曲,石头感到无比幸福。可就在这时,一只凶神恶煞的大熊冲过来,狠狠撞在他身上,石头大叫一声惊醒了,听见虎子拼命的叫声,原来,刚才是虎子用头在撞他。

石头猛地睁开眼睛,正见一块篮球大小的碎石,带着呼啸的风声从天而降,砸向他的脑袋。这一瞬间,石头吓呆了,想跳起来逃跑,可身子一动都动不了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虎子一跃而起,狗头顶上了碎石,碎石改变了方向砸进了土里,虎子一声不响地落在地上,头上鲜血横流,生死不知。

石头一下子恢复了力气,猛地站起身来,这时他才感觉到,大地在摇晃,刚才梦见在母亲的怀里,其实是发生了地震。片刻之后地震停止了,石头连滚带爬来到虎子身边,虎子的脑骨塌陷了一块,可竟然还有气息。石头把七十多斤的虎子背在身上,走了三里多的山路,来到村里的小诊所。小诊所外围了很多人,都是爸爸的工友。见了他,他们的眼泪流了下来,告诉石头,刚才地震,他爸被砸死了。

石头本就已经筋疲力尽,闻此噩耗,身子一软,昏了过去。

爸爸一死,石头再没有什么亲人,爸爸的工友们可怜石头,不但帮忙料理他爸的后事,还花了很多钱,用昂贵的药物救虎子。虎子的命也够大,居然活了过来。从那之后,石头和虎子相依为命,如同兄弟、胜似兄弟。

转眼间石头长到了十八岁,这时候虎子也已经十岁了,对于一条狗来说,它已经将近暮年,可是虎子依旧筋骨强健,皮毛光亮,可能是因为石头太宠它的缘故,它的脾气不大好,脾气上来的时候,石头的话也不听,石头对此也无可奈何。

这天傍晚,石头结束一天的采石工作,带着虎子回到村里,见村口停着辆小型货车,车上装了六七条狗。他十分奇怪,正想上前询问,一个年轻人凑上来,笑着说:“兄弟,这是你的狗?有一百来斤吧?”

石头点点头,指指车上,问:“这些狗都是我们村里的,怎么跑你们车上了?”

“我们收的。兄弟你这狗卖不卖?我出高价。”

“它是我兄弟,你出再多钱我也不卖。”石头白了年轻人一眼,走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石头家院门锁得好好的,虎子却不见了。石头找遍了村子,所有人都说没看见虎子,只有一个烂赌鬼说他半夜回家时,见那辆货车出了村子,当时天黑,虎子是不是在车上,他没看到。

烂赌鬼说,很多人喜欢吃狗肉,圈养的肉狗都吃腻了,就喜欢乡间长大的土狗。那个狗贩子不像好人,可能起了歪心把虎子偷走了。六十多里地外有座县城,年轻人很有可能把狗卖到那里去。

石头带上准备盖房娶老婆的积蓄,揣上采石用的手锤,坐上客车赶往县城,他发誓,不管付出多大代价,也要救回兄弟虎子。

2.好人周叔

石头已经好几年没来县城了,他没想到,县城居然有这么多人,简直是人山人海。原来,明天就是夏至,是本地一年一度的狗肉节。

石头想,县城这么多人,得有多少条狗才够他们吃啊?石头越发心急如焚,可县城这么大,上哪去找那个年轻人,上哪儿才能找到虎子呢?

这时他听到身边有人问路,问狗肉一条街怎么走。他心里一动,年轻人如果卖狗的话,肯定得卖给狗肉馆,狗肉一条街应该是狗肉馆集中的地方,何不到那里去找?

狗肉街的人更多,虽然还没到饭点,可各家狗肉店里都有人在大吃大喝。石头挨家店进去打听,问有没有跟虎子一样的狗?有的老板耐心答他,有的老板听说是来找狗的,直接往外轰人。当石头进了第八家店,正跟老板打听时,一个正点菜的戴眼镜小伙子问:“你说的那狗,是不是脑骨塌了一大块?特别壮,挺凶的一条狗?”

石头大喜,急忙问:“对对对,你见过我的虎子?”

“虎子?这名不错。”眼镜男笑笑,“虎子的一只耳朵耷拉,一只耳朵立着,是吗?”

石头连连点头,问:“虎子在哪儿?”

眼镜男眼光回到菜单上,漫不经心地说:“在一个狗贩子那儿,快宰了,今天狗肉节嘛,多少条狗都不够吃……”

石头一把抓住眼镜男的手,恳求他帮忙,眼镜男却说要请几个很重要的客人,涉及一笔上万元的生意,没有时间陪他去。石头如果够聪明的话,就该判断出眼镜男是在忽悠他。眼镜男之所以能说出虎子的特征,是因为之前他在石头打听的时候听到过。可石头像石头一样实在,一步步落进眼镜男的圈套里,不用人家说话,他自己先提到钱了:“大哥,你跟那客人好好说,如果他们真不理解,有损失全算在我头上还不行吗?”

“算你头上?”眼镜男试探地说,“一万八千多的生意,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石头羞愧地说:“我没有,我……我的钱连一万都不到,而且我还得赎狗,我可以先给你三千,剩下的回头我借钱给你。”

眼镜男讨价还价,最后石头答应付四千块。眼镜男让他先付钱,可石头知道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道理,坚持找到虎子后付钱。眼镜男骑着摩托带着石头,不一会儿来到郊区的一间大院子门前,正要敲门,这时眼镜男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听了几句,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放下手机说:“小兄弟,我妈让车撞了,我得赶紧走,你快把钱给我吧。”

石头刚想掏钱,可转念一想不对,说再急也不差这几分钟,等见了虎子他就付钱。这时一个相貌凶悍的秃子出来开门,眼镜男对秃子说:“哥们儿,你这里收了只脑骨塌陷,一只耳朵耷拉一只耳朵立着的大狗吧?”

秃子说:“对,就在院里的笼子里呢,怎么了?”

石头大喜,一把将钱塞进眼镜男手里,然后抢步冲进院子,秃子没想到石头说进就进,急忙一把将他拽了出来:“你谁呀,我让你进了吗?”

就这么一瞬间,石头已经看清了,院里空荡荡的,别说虎子,连狗影都没有。这时眼镜男已经启动了摩托正在加速,石头意识到自己上当了,冲上去一把将眼镜男拉住,叫道:“你骗我?还我钱!”

已经到手的钱,眼镜男哪里肯还?他一把推开石头撒腿想跑,却被石头扑倒在地,摔破了鼻子。这时秃子一起加入了战团,将石头按在地上连踢带打,然后准备离开。石头哪里肯放他们走?他一个纵身扑上去,抱住眼镜男的大腿,死活就是不撒手。

秃子大怒,掰开石头的食指,抽出匕首横在上面:“再不放手,老子就一根根削光你手指。”

“不把钱还我,杀了我也不撒手。”石头大叫,“你们这帮小偷,那是我家虎子的救命钱啊。”

正在这时,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经过,见状大喊:“你们想干什么,还动刀子?快住手,要不我报警了。”

石头如见救星,喊道:“他们是骗子,骗了我的救命钱。快报警抓他们。”

这时男人盯着秃子,疑惑地说:“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,你、你是我儿子大明的朋友?大明在哪儿?”

秃子一愣,打量了男人两眼,悻悻地说:“我跟你儿子就是认识,算不上什么朋友,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?”

“大明这小混蛋,怎么就认识你们这帮下三滥!”男人恨恨地说,“快放了他,要不我真报警了,我认识你,就算你跑了,警察也能找到你。”

见男人拿出手机开始拨号,秃子无奈收起匕首,说:“报什么警啊,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大明的爸爸,我给你这个面子,我们这就还钱走人。”

秃子冲眼镜男使了个眼色,眼镜男不情愿地掏出一沓钱扔在石头身上,石头撒手,两人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男人扶起石头,说:“看你这脸上都出血了,我家就在这附近,去洗洗吧。”

石头本不想去,可想了想,还是跟他去了。男人姓周,听说他的狗被人偷了,不解地说:“一条狗,丢就丢呗,还至于大老远跑来找?”

“虎子救过我的命,我把他当成兄弟。”石头说,“我怎么能忍心让它被人吃了?”

“救过你命?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”周叔点点头说,“不过狗就是狗,怎么也没人命重要,刚才要不是我,那帮小子真敢下死手,下次你可别这么傻了。”

石头忍不住问:“你儿子跟那几个骗子是朋友?那他……”

“唉,别提了。”周叔露出气愤悲哀之色,“也二十好几的人了,整天偷鸡摸狗不学好,前几天让我揍了一顿,就连家都不回了,真想跟他断绝父子关系,可毕竟他是我儿子,又狠不下这心,早晚我得让他给气死。”

说话间到了周叔家,石头洗了脸清理了脸上的血迹,就急匆匆地要去继续找狗。周叔拦住他说:“你那狗有什么特征?你说一下,我给大明打个电话,让他帮着打听一下,他狐朋狗友多,说不定就能找到呢。”

3.爱狗人士

石头再三感谢周叔,留了电话后又去寻找虎子,可转遍了整个县城的饭店,也没虎子半点消息。一直到夜深人静,所有的饭店都打烊了,他实在没什么地方可找了,才在一家小旅店歇了下来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上街四处寻找,逢人就打听,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一家狗肉馆的老板说:“孩子,你说的那狗我见过,有个卖狗的当街给杀了卖肉,它死了,你找不到它了,快回家吧。”

石头不信,反复问老板那条狗的样子,结果越听越心凉,然后蹲在地上哭了。

老板叹了口气回到店里,老板娘骂他不该说瞎话骗人,老板说:“这孩子都魔怔了,他前天丢的狗,到今天肯定早被宰了,还不如让他早点死心,别找个没完活受罪。”

石头哪里知道好心的老板是在骗他,就像老板想的那样,他哭了一会儿,抹着眼泪准备回家,走了没几步,听见有人吵,抬头一看,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被绑着,老板提着刀正准备杀它,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却拦着不让。老板冲着几个围观的人说:“大伙儿给评评理,这小姑娘想救狗,我也支持她,只要她给钱,我立马就让她带狗走,可她拿不出钱来,还不让我杀狗,天下有这个道理吗?”

“这是宠物狗,是应该被人呵护的,不是拿来吃肉的。”女孩儿激动地说,“这条狗你卖狗肉能卖多少钱?凭什么要我一千?”

“我就是想难为你,还不明白吗?”老板嘲讽地说,“就看不惯你们这些人,吃狗肉怎么了?这是我们地方的习俗,你指手画脚的合适吗?大老远跑来救狗,太闲了吧?有那钱怎么不资助几个失学学生?”

旁观的人有人起哄,有人支持女孩儿,石头听了一会儿,大致弄明白了,这个叫杨菲儿的女孩儿是爱狗人士,特地在狗肉节这天,千里迢迢赶来救狗,她已经买了几十条狗,刚才正好撞见狗肉馆老板要杀宠物狗,她说要买,于是老板要了个高价,她的钱已经花差不多了,只剩下七百,可她还想救这条狗,于是就争执起来。

杨菲儿对围观的人说,她只缺三百块钱,希望有人能帮帮她,她已经让家人给她打钱了,等钱到了就还。虽然她说得十分恳切,可围观的没人答腔,反倒有人起哄。石头觉得杨菲儿挺伟大,看着那条狗,就想起虎子了,要是当初有人像杨菲儿一样好心,虎子就不会死了。他掏出三百块钱递过去,说:“杨姐,这钱我借给你。”

杨菲儿惊讶地看了看石头,连声道谢。见杨菲儿付足了一千块钱,老板有些悻然,可也不想食言,于是任杨菲儿牵走那条宠物狗。

杨菲儿很高兴,问石头是否也是爱狗人士。石头实话实说:“我不是什么爱狗人士,其实平时我也吃狗肉,我就是想起可怜的虎子了,所以才帮你。”

杨菲儿很是意外,当她得知虎子的事情后,十分同情他,想了想说:“虎子虽然死了,但它肯定知道你的心意,你多救些它的同类,它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你的。”

石头觉得杨菲儿说得有理,可是他感到心力交瘁,每看到一条狗都能想到虎子,他只想尽快回家。他掏出所有的钱,数出六张留下,其他的全塞进杨菲儿手里,说:“钱我出,救狗的事情你帮我,行吗?”

杨菲儿吓了一跳,看着手里厚厚一沓子钱,她有点不敢相信,问:“这么多钱,你得干多久活才能赚到?要不,你再拿回去一点?”

石头摇头说:“这些钱我都嫌少,要不是我得去感谢周叔,得留下车票钱,我就把钱都给你了。”

石头和杨菲儿互留了电话,然后花了五百块钱买了好些礼品,去了周叔家。

4.虎父犬子

见他大包小包提了好多营养品,周叔当即沉下脸,责怪他不该买这些东西。石头说:“其实我昨天跟你回来,就是想来认个门。当时没找到虎子,钱确实不敢乱花,可无论如何我也要向周叔道谢的。”

“现在虎子找到了吗?”

“死了。”石头低下头,眼泪又掉了下来,“人家告诉我它被人杀了,我再也找不到它了。”

周叔安慰他说:“你这孩子,就是太重情义了,你做得已经够多了,虎子不会怪你的。对了,跑了两天累了吧?周叔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石头急忙推辞,说要赶车回家,正在这时,杨菲儿打来电话,得知他还没走,说有事找他,让他把周叔的地址告诉她。十五分钟后,杨菲儿敲开了周叔家的门,对石头说:“石头,你看看谁来了?”

话音未落,一只大狗从外面扑了进来,跃起来把爪子搭在石头肩上,拼命去舔他的脸,正是石头以为已经死了的虎子。

原来,杨菲儿和一群爱狗人士建了个微信群,刚才和石头分手前,她就想到万一虎子没死,朋友们或许能帮石头找到它。但她又怕让石头再度失望,所以没有先说。石头走后,她立刻把虎子的特征发了出去,不一会儿一个朋友回复微信,说他买下的一只狗好像就是虎子。杨菲儿看了朋友发的照片,觉得跟石头描述的一模一样,于是赶紧接了虎子来见石头。

在已经绝望的情况下找回虎子,石头感觉好像是自己捡了条命一样,对杨菲儿是千恩万谢。周叔也替他高兴,做了很多好吃的帮他庆祝。饭后杨菲儿离开了,石头因为已经错过了班车,无奈只好留在周叔家。

石头躺在床上,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,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。突然,他听见外面有动静,开始还以为是周叔出去做什么,可随即意识到不对劲,跳下床提起床边手锤来到屋外,院里空荡荡的,虎子不见了!

周叔家的院子贯穿屋前屋后,石头心里仍有侥幸:虎子会不会跑屋后去了?他颤着声音叫了一声:“虎子?”

回答他的是外面一阵汽车马达轰鸣声,石头一愣,猛地冲出屋去,只见一辆面包车正疾驰远去。这时周叔也闻声出来,石头顾不上跟他说话,甩开双腿拼命追了上去,可是人腿哪里比得上车轮?不一会儿,面包车就拐了个弯没了踪影。

石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飞快转动脑筋想办法,他想起电视里边的一个情节,于是趴在地上,用耳朵仔细倾听,还真别说,他听见远远的一辆车停了下来。石头站起来分辨了一下方向,一边回忆着脑海中声音的位置,一边小跑着找过去。

接近那个位置的时候,在唯一一家亮着灯的院子里,隔着铁栅栏,石头看见了那辆面包车。石头把手锤别进腰里,爬上栅栏跳进院子,在进屋之前,石头犹豫了一下,万一虎子不在这里,人家把他当成入室抢劫的人怎么办?可就在这时,他听见一声狗压抑的悲鸣,正是他的虎子。他什么都不顾了,一把拽开屋门闯了进去。

宽大的厨房里,两个男人正坐在桌前玩牌,虎子被捆了四肢绑了嘴,一个男人正举起匕首欲刺。石头大叫一声,冲上去抡起铁锤,砸在男人的手上,男人吃痛,匕首脱手掉落。石头发现男人的脸有些熟悉,这才想起来,在周叔家见过这人的照片。他失声道:“你是周叔的儿子大明?”

5.救人?救狗?

大明捂着手,瞪着石头,恨声道:“我就是大明,我爸可是救了你命,你竟敢恩将仇报,为了只狗拿锤子砸我?”

石头脑子乱成一团,周叔那么好的一个人,生的儿子怎么如此没人性?他问:“你这么坏,你爸知道吗?”

这时另外两个男人纷纷起身围了上来,正是白天骗他钱的秃子和眼镜男。秃子狞笑道:“还真是冤家路窄,又撞上了。你小子识相点,好几千块钱都还你了,吃你条狗还不行吗?”

这几个家伙欺人太甚,为了虎子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步。石头把铁锤一晃,喝道:“来,不要命的就上吧。”秃子等人没想到石头如此硬气,不禁面面相觑,谁都不敢先动手。石头对眼镜男说:“你明知道虎子救过我的命,我把它当兄弟,为什么你还要杀他?”

几个人忍不住笑了起来,秃子大着舌头说:“把狗当兄弟,那你是什么?也是狗?”

这时石头才闻到屋里浓重的酒气,原来,这三个人都喝多了。他不想跟他们废话,弯腰去捡匕首,想割开虎子的绑缚,没想到秃子趁此机会,一个箭步拦腰将他抱住,大叫:“杀狗,快杀狗。”

石头用力挣扎,一时间却无法挣脱,大明指着他鼻子说:“你狠是不是?今天这狗我们还就吃定了,也算是你报答我爸对你的救命之恩了。”说完,捡起匕首一刀捅向虎子的喉咙。石头阻拦不及,抬脚踹在大明背上,大明踉跄倒地,匕首擦过虎子的脖子,鲜血如泉涌般流了出来。

石头肺都气炸了,用力一仰头撞在秃子的脸上,秃子惨叫一声松了手。石头举着铁锤对大明和眼镜男说:“来,看我不砸死你们。”

见吓住了几人,石头捡起匕首,割断了虎子身上的绑缚,刚想扯下衣襟帮虎子包扎伤口,却听得虎子狂吠一声,纵身将刚爬起身的大明扑倒在地,张开大口冲着他的喉咙咬去。大明惊得心胆俱裂,用力一挣,这一口咬偏了,咬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救命啊!”大明拼命狂叫着,用力将虎子推在一边。

这时一个人气喘吁吁地闯进屋来,见了屋里的情景,腿一软坐倒在地,叫道:“儿子——”

此人正是周叔,他一路追着石头,居然找到了这里。

石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这才想起,虎子的报复心极强,他急忙大叫:“虎子,回来——”

可虎子狂性大发,根本不理他的召唤,转身又扑上去,石头伸手去抱虎子,虎子回头就是一口,要不是石头躲得快,手上就见血了。眼看着虎子再次将大明按在爪下,森寒闪亮的利齿又咬向大明的喉咙。

这一瞬间,石头脑海里闪过周叔惊恐悲痛的表情,心里一痛,也不知如何,下意识地一挥手,铁锤重重地砸在了虎子的头上。

虎子一声不吭地倒在地上,抽搐着身体瞪着石头,仿佛不敢相信,它的主人,亲手给了它如此致命的一击。

周叔等人上前扶起大明,帮他包扎伤口,石头颓然跪在虎子面前,虎子伸出舌头,最后舔了舔他手,然后闭上眼睛,死了。

石头抱着虎子,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……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