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王玉宝国学红楼梦中金玉良缘真的是假的?荣国府的人无人知道?
红楼梦中金玉良缘真的是假的?荣国府的人无人知道?
2022-11-24

《红楼梦》中所说的"金玉良缘"的象征是薛宝钗的“金锁”和贾宝玉的“通灵宝玉”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在“贾史王薛”四大家族里,薛家是个非常“迷”的存在,虽然和贾家这样的国公府,同属四大家族,但行事上基本不讲体面。薛蟠是个没有行止的呆子就罢了,薛姨妈和宝钗住进荣国府,虽然日常交往,礼数也算周全,但却屡屡在大节上落下话柄。

薛家这一儿一女,儿子薛蟠不用说,是个混蛋,虽然身体强健,但因打死了人,为了避祸,假托得了“无名之病”,暴病身亡。

薛蟠如此也就罢了,谁知举止娴雅,自诩大家闺秀的宝钗,也得了“无名之病”。

宝钗对周瑞家的说,她这病吃凡药是不中用的,须得吃异香异气的冷香丸,才能压下去。

而这冷香丸是谁给开的药方呢?是一个专治“无名之病症”的癞头和尚。这癞头和尚治病也就罢了,还顺便给了宝钗一句吉利话——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,让宝钗錾在金器上时时佩带。

而更巧的是,这句吉利话,正和宝玉落胎时衔的通灵玉上的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是一对儿:对仗工整,韵律严丝合缝。

凭着癞头和尚这一句吉利话,薛家正式对外宣称,宝钗的“金”,和宝玉的“玉”是一对儿,宝钗才是宝玉未来嫡妻的人选,即所谓的“金玉良缘”。

细察这金玉良缘的由来,无论是宝钗的病,还是刻有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的金项圈,都是宝钗和她的丫头莺儿说的,是真是假,旁人并不知道,也无从考验真假。

只是宝钗这无名之病,说起来很有意思。原著说,这宝钗和薛蟠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,虽是亲兄妹,性情倒像一对反义词,薛蟠有多卑劣、无礼,宝钗就有多优秀、雍容。

不过,如此性格迥异的两个人,居然都得了一样的病。其实兄妹得一样病症的也有不少,家族遗传病,可不是一传传满家?

不过可惜的是,薛蟠这无名之病,是贾雨村胡诌的,是为了乱判葫芦庙的案子,为薛蟠开脱杀冯渊之罪,而编造的病症——无名之病,暴毙身亡。

既然薛蟠的无名之病是编造的,那么宝钗的无名之病是怎么来的呢?自然也是编造的。

不过,薛蟠的无名之病,荣国府人人都知道,他为了强抢香菱,把冯渊打死,为了脱罪,所以瞎编了无名之病。这样的行径,薛蟠并没隐瞒,所以说,薛蟠是真混蛋。

而宝钗胡诌了自己得无名之病,引出癞头和尚给的吉利话,进而宣告“金玉良缘”。这样强抢夫婿的行为,和薛蟠实际如出一辙,不过却套上了“温柔宽厚,和平大方”的外表,实在却是个伪君子。

同时也证明,薛家宣扬的金玉良缘,根本就是薛家自导自演的“逼嫁”桥段。那么,金玉良缘是假的,荣国府上下知道吗,为何却无人揭穿?

假礼假面:荣国府的礼数,束缚了手脚。

荣国府被称“钟鸣鼎盛”之家,但是在王夫人下令检抄大观园时,尤氏盛怒之下,对李纨说出实话:“你们家下大小的人,只会讲外头的虚礼、假体面,究竟做出来的事,都够瞧的了!”

外表是贵族诗书之家,内里却是讲虚礼、假体面的小人之窝,这才是“贾府”的实质。

薛家炮制出金玉良缘,进荣国府抢夫婿,如果是在心直口快的平民之家,贾母可能当面回怼:“收起来你们的癞头和尚镶金项圈,我们不吃这一套,你们大龄女青年宝钗,一个未出阁的女孩,竟这样不自重,自己编个故事,就敢来抢夫婿?”

但是,贾家是大户人家,这样白籽白瓤的话说出来,那就太跌份了,还怎么在贵族圈里混?

因此贾母这个年轻时比王熙凤还来得的人精,虽然几次三番明里暗里撵薛家:

为宝钗办15岁生日宴,提醒宝钗已是及笈,要出阁了,不适合再住在别人家了;在清虚观打醮,又大张旗鼓地对外宣称,宝玉年龄还小,还不急着结婚,这让大龄剩女宝钗还怎么自处?

但是无奈,薛家信奉“脸皮厚,吃个够”的商人哲学,就是装听不懂,一次一次地混过去了。

荣国府讲究虚礼数,因此再不耐烦,也不能拿着大棒子轰走亲戚,薛家也看人下菜碟,对贾家文明式的“请走”,就是不回应,你说你怎么办吧!

贾史王薛联姻,早有先例:贾家没法明撵

探春作为贾家的千金小姐,曾经羡慕小门小户的简单家庭:“我说倒不如小人家人少,虽然寒素些,倒是欢天喜地,大家快乐……”

探春作为贾家最有远见和胸襟的姑娘, 为何羡慕小人家?所谓因缺有需,像贾家这样的高门大户,是很富贵,但家中人口的生存,基本上都靠家族产业。

因此如何分配这些富贵,如何维持这些财富,大家族有大家族的分配之法则,和生存之道。

其中“报团取暖”,就是贾家这样的大家族在朝廷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手段,正如门子介绍护官符时说:

“这四家(贾史王薛)皆联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,皆有照应的……”

四大家族报团取暖,形成一个团体,这个团体的纽带,就是姻亲。也就是说,薛家在贾家住着,即便有联姻的想法,也并不为过,贾史王薛之间联姻,早已有先例。

如果贾母真的撕破脸,撵走薛家,等于破坏了“贾史王薛”团体结盟的规矩,等同于单方面退出四大家族集团。

俗话说的:“花花轿子人抬人”,贾家虽说是四大家族之首,势力最大和资源最对,但是如果身边没有一个抬轿的人,贾家在朝堂也很难立足。

投鼠忌器:王夫人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股势力

贾家没有撵走薛家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是王夫人。

薛家能够在大观园如鱼得水,凭借的都是王夫人的面子。所谓打狗看主人,话虽难听,但对于寄人篱下的人来说,却有几分真实。

王夫人在荣国府,地位非常尊贵,她是贾家女眷中,除贾母外最尊贵和有权势的人。

贾母和王夫人,一个是德高望重,一个是现任管家者,权势上势均力敌,即便尊贵如贾母,年龄已大,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,她凡事还是要靠王夫人去执行和落实。

所以,如果贾母公开指出薛家不顾脸面,编造金玉良缘找夫婿,王夫人脸上是挂不住的。

此时其一。

其次,王夫人作为四大家族王家出来的女子,她背后是强大的娘家支撑的。

在四大家族中,贾史薛家,虽然还有老架子在,但基本上仕途了了,唯有一个王子腾,一路青云直上,一再升迁为封疆大吏。

贾家虽然有国公府的老架子在,但子孙无能、官场失意,很多事,要仰仗王家的权势,因此,贾母更加不敢得罪王夫人和薛家。

贾母都是如此态度,可想而知,其他人对金玉良缘,只能是“看破不说破,还是好朋友”。

此其二。